别让录取通知书再遭人“劫持”(聚焦沸点)

北航招生丑闻近日又在陕西、甘肃出现了翻版。据《江南时报》8月20日的报道说,在咸阳,一位袁女士的孩子第一志愿填报了西安科技大学,虽然分数未达到录取分数线,但由于事先找人进行了疏通,孩子还是“幸运”地被录取了,条件是要交2万元钱。可是当袁女士的朋友蔡某带着东凑西借来的2万元钱帮忙去交钱时,却被告知已涨了价,要交4万元钱,不交钱就拿不到通知书。袁女士后经多方打听,才得知孩子的通知书捏在西安科技大学一位叫薛某的老师手中,这个薛某正是她当初拜托的“内线”。而在兰州,则更明目张胆,兰州铁路第三中学今年高考上线的所有学生,都先后接到学校的通知:要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,先交3万元钱。

按照有关规定,高校录取通知书应该由各高校招生办直接邮寄到考生手中。从常理上来说,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把考生的通知书私自揣到自己的腰包里。然而,录取通知书被一些居心叵测的人“劫持”又是铁的事实。我想,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反常现象,并不是招生制度上的漏洞,而是本来很严格的制度在执行中走了样,是工作人员责任心的缺失,是监督的形同虚设,是没有铁的惩罚措施作支撑所造成的。你想想看,如果录取通知书的发放不折不扣地实行“一刀切”,统一挂号邮寄;如果监督人员能按挂号收据逐一核实被录取的考生名单,监督顶真到位;如果谁违规,就砸碎谁的饭碗,还会出现这种怪事吗?

痛定思痛,我们既要严惩乱向考生伸黑手的“害群之马”,更要想方设法确保在今后的招生工作中,录取通知书绝不再遭人“劫持”。如果录取通知书都能够直达考生手中,骗钱者肯定就无计可施。